网络主播生态报告:近半月入不足5000元

 风头正劲的络主播们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风光无限。9月7日,红直播垂直媒体今日发布中国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该份报告通过大数据对目前的主播群体进行了“素描”。

  “内容为王”的规则依然适用于主播,“头部(top)主播”通过其优良的内容输出获得了超高收入。但以映客、椒、一直播等平台top1000的主播为例的数据显示,45%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超3万元的仅有13%。

  近半主播月入不足5000元

  近日,一个名为“崔阿扎”的YY主播震惊了不少人,因为其一周的“粉丝刷礼物”收入为1068万元。

  然而这只是络主播收入的“金字塔尖”,绝大多数的所谓“红主播”真实收入并不高。今日发布的《中国络主播生态调查报告》显示,以映客、椒、一直播等平台各自top1000的主播为例,其平均的累积收入是199665元。45%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超3万元的仅有13%。

  红主播也是“赢家通吃”的生态。排名前5%的主播收入,占到了平台主播全部收入的92.8%,其中1%的主播就占全体主播总收入的80%。

  “无论哪个行业,做到顶级的都只是少数。更多的主播月收入在中游阶段,与白领阶层没有太大差别,只是属于不愁温饱。”上述报告如此评述络主播群体。

  “红主播将成为东北产业升级的出之一。”这只是友们对直播平台当红主播多为东北人的调侃,然而这也是有数据支持的。上述报告数据显示,主播人数分布最多的前15个城市中,北京上海霸占了前两名,而前15个城市中的东三省城市的主播人数占这份榜单总人数的比例为16%,为人数最多的区域。

  从更广的地域范围来看,北上广深的职业主播占23%,二线省会城市的占32%,三四线城市占30%,其他城市的15%。

  从年龄层来看,职业主播近一半的人来自于90~95年这一年龄段,而且在校大学生为主播的主力军。90~95年龄段主播占比48%,95后占比18%。

  报告数据还显示,络主播的男比例为36:64。不过,今日红也在报告中提出“从主播持久力来看,有实力的男主播人气地位稳固,主播更新迭代、人气变动比较频繁。”

  “内容为王”支撑可持续

  一个直播红要想保持较长时间的热度,单单有颜值并不够,长期的优质内容输出才是关键。

  上述调查报告显示,之前的YY秀场直播,对才艺要求较高,或者会唱歌或者会喊麦。随着移动直播成为主流,碎片化更强烈,让许多平常人打开了直播市场,46.15%的主播以聊天为主要内容,靠颜值和个人魅力来撑。受环境和络的影响,户外直播仅仅占7.69%。

热闻

  • 图片

天街出品

天街视觉

天街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