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公开艾滋身份 舅舅“恭贺”:你给家里长脸

  四年前,只是在门口抽根烟的功夫,刘石发现整个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都在找他。当他拿到了HIV阳性的检验报告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朋友的鼓励下,刘石重拾生活的信心。“知道是艾滋感染者后,一开始让我住院的医生忙改口让我回家。”刘石对“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说起自己的遭遇。

2013年8月,刘石在西单门口征婚。2013年8月,刘石在西单门口征婚。

  “社会上对艾滋病人的歧视的情况依然存在,依旧没有得到根本改善。”刘石此后加入了艾滋病相关的公益组织,并成为近60万艾滋病患者中为数不多敢于公开身份的人,“为这个群体呐喊,争取基本的权利。”

  但即使是这个勇敢的“斗士”,“不会主动跟室友说明病情,很有可能会被赶出来。”他坦言,没有公益组织给予的生活保障,他也不会选择在媒体公开身份。

  确诊后一门心思想“寻死”

  “得知感染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想死。”说这话的时候,刘石竟是一脸的阳光。

  刘石个头不高,身穿运动和套头衫,显得很有活力。头上还抹了一点发蜡,左耳带着一个很别致的耳钉。如今谈起自己的患病经历,他表现地非常淡定从容。

  刘石是一位男性同性恋,2012年7月,他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因为曾有过高危性行为,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去疾控中心做HIV病毒检查。很不幸,检查结果最后显示为阳性。

  那一年,他刚20岁。

  回到四年前,他极度消沉,一门心思想“寻死”。

  确诊成为HIV病毒携带者之后,他以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理由辞职,回家后便开始不停地查资料,找友咨询,就是为了找个“不那么痛苦的死法”。

  “一幢靠近海边的别墅!”从小生活在内陆城市的刘石想到了一个最佳的自杀地。

  他把真实的病情告诉了一位最信得过的朋友。听闻他的病情,朋友立马赶来安慰并照顾他,这也成为了他“向死而生”的转折点。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热闻

  • 图片

天街出品

天街视觉

天街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