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配车取消后要“面子” 让老板出钱另购一辆

 

权钱交易。资料图权钱交易。资料图

  “是我耍小聪明,自认为不直接拿老板的钱,向他们借钱总不会有大问题。而且我买的别墅是在德清县,与我工作的余杭区的房产不联,组织是查不到的,心存侥幸就没申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仁和街道原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阮晓东说起自己的违纪问题,后悔不已。

  2016年初,余杭区纪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阮晓东追求高消费,收受辖区内企业老板礼金等问题。区纪委立即组织调查,真相很快浮出面。

  虚荣心作祟 追求高消费

  “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追求子、房子的舒适豪华。”提起阮晓东,执纪人员首先想到三个字——高消费

  阮晓东是余杭区良渚镇人,和当地的老板们本来就比较熟。1998年,他担任良渚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与老板们的交往也越来越密切。目睹着老板们的奢华生活,他的虚荣心一天天跟着膨胀。

  2001年,阮晓东调任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国土与规划建设处副处长,履新之际,单位配给他一台轿,后来因为单位人事调整,配被取消了。在阮晓东的心里,配没了,感觉自己地位降低了,他为此很不舒服。没过多久,他就让身边的老板朋友们出钱给他买了台一模一样的,这才觉得舒坦。

  阮晓东的虚荣心,不仅体现在对工作待遇的需求上,还折射到整个家庭生活中。妻子买的时候,看中了一辆10万元左右的,阮晓东觉得档次太低,最后买了一辆20多万元的。儿子要买,他觉得一定要买辆宝马。他还嫌住的房子不够大,2010年又在德清县买下一套价值577万元的别墅。

  阮晓东的“面子”是好看了,但他党员领导干部的“里子”正在一点点被侵蚀。

  泥沼深陷 多渠道敛财

  阮晓东的儿子在国外留学5年,钱不少,再加上自己的高消费,工资远远不够,于是他便利用职权,广开“财”。

  2005年,阮晓东转任良渚镇分管工业副镇长,手上有了拿土地指标的权力,此后他便和企业主合伙买地建厂房,再转卖出去,这成了他的生财之道。同时,颇为精明的他还亲自办厂办企业,又当老板又当官。

  阮晓东平时喜好喝点小,老板们便投其所好,于是饭局局成了他们“沟通”的桥梁。一个老板要买一块地,请他帮忙,在饭桌上顺手塞给他一个红。像这样的情况,阮晓东刚开始也推辞了几次,有的老板以为他嫌钱太少,加码之后再次送上,他就笑纳了。

热闻

  • 图片

天街出品

天街视觉

天街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