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性教育缺失让中国数百万年轻人面临风险

 国有线电视新闻11月30日文章,小鸟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老师把班上的孩子集中起来,告诉她们如果遭到强奸,要吃紧急避孕药

  这就是她在学校所能接触到的性教育,然而对中国大多数学生来说,这比之前他们学到的性知识还要多。

  11月30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在中国,艾滋病毒感染人群的不断攀升以及惊人的堕胎率,使中国性教育缺乏的影响更加显著。

  缺乏保护

  据中国国家性病/艾滋病防控中心统计,2015年,中国新增感染艾滋病的人数有11.5万人,其中有1.7万人,即14.7%年龄在15至24岁。

  尽管和中国人口相比这些人数并不算多,但是年轻人感染艾滋病的人数逐年增长率近35%,到2016年9月,15至24岁之间的新增艾滋病感染人数已经有1.3万人。有些大学甚至已经安装了可以出售HIV家庭测试工具的自动售货机。

  北京21世纪教育研究院的副院长熊丙奇表示:“除非有后续的教育来帮助学生,否则单单靠自动售货机还是不能解决问题。”

  熊丙奇对中国高校在“性教育方面做出的巨大进步”给予了肯定,但同时也表示:“在性教育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要走。”他说:“在清华大学,学生在性教育课堂上可以学习到关于性安全以及使用避孕套等基本知识。据我所知,对很多学生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这样的课堂。”

  堕胎避孕

  一些性教育家对相关机构的不作为感到很失望,他们自发通过手机应用和社交媒体,如“蜜丰兰”(Buzz and Bloom)和Yummy,来传播性知识。

  蜜丰兰(Buzz and Bloom)是去年发布的,主要通过微信推送一些性教育知识和健康意见。

  蜜丰兰的联合创始人徐翼(Stephany Zoo)今年24岁,她和朋友参观了上海一家流产医院,发现几个年轻孩正在候诊的候诊室里整个流程准备工作并不充分。于是她就萌生了创办蜜丰兰( Buzz and Bloom)的想法。

  徐翼说:“有这么多孩子来堕胎,但是她们一点也不清楚会有哪些后果。”

  对大多数年轻性来说,堕胎是控制生育的主要途径。据官方数据统计,中国每年堕胎的性有1300万,专家称这还是非常保守的估计,因为这还不括非手术堕胎的以及在没有卫生许可的诊所堕胎的人数。

  Yummy 的创始人赵静说:“很多性选择堕胎是因为缺乏基本的性教育,特别是避孕教育,以为堕一次胎就像广告里宣传的睡个午觉那么简单。”

热闻

  • 图片

天街出品

天街视觉

天街热度